记得2020年的时候,全球顶级学术期刊CA发表了一篇来自美国癌症协会的论文,主要关于年轻人癌症数据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全球癌症发病年龄正呈现年轻化的趋势。

2019年,在全球15至39岁青年人群中,有119万青年新发癌症病例,39.6万青年癌症死亡病例,青年人患癌风险正在不断升高,其中负担最高的癌症包括乳腺癌、肝癌、结直肠癌等。

最近,韩国专科学会进一步发布了一项数据指出,该国中、青年人群肠癌发病率居全球第一。这让人想起一周前,速看天下曾发布过一则关于韩国低生育率的快讯,题为“韩国会成世界上首个消失的国家吗?”

日前,韩国大韩肠道肛门学会发布了一项数据显示,韩国20-49岁人群的肠癌发病率全球第一。

随后,根据韩国《朝鲜日报》进一步报道,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安舒茨医学院研究团队在《柳叶刀》上发布的研究结果显示,韩国20-49岁人群肠癌发病率为每10万人中12.9人,在42个调查国中位列第一。

此外,韩国20-49岁年轻肠癌患者的年均增幅也高达4.2%,同样排在首位。

究其原因,三星首尔医院癌症医院院长李祐镛对媒体表示,相较于日本等其他亚洲国家,韩国年轻人对加工肉、红肉,尤其是过分熟制或焦掉的食物的摄取量过大。光吃不动、警惕性不足导致初诊延迟等也是诱因。

就在昨天,韩国统计厅发布数据显示,到2044年,韩国65岁及以上人群占总人口比例预计达到36.7%,为世界最高。同期,该国今年二季度新生儿数为59961人,同比减少9.3%。是开始相关统计以来,二季度新生儿数数量首次低于6万人。行文至此,还是想说,年轻的朋友们,大家都悠着点活吧。

再过两个月就要到冬天,欧洲不少国家已经开始为如何过冬而忧愁。由于此前俄罗斯输送天然气的“北溪-1”管道存在维修方面的诸多问题,目前已关停对欧洲输气。

据BBC报道,9月5日,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北溪-1”管道在维修方面出现问题主要是西方对俄制裁所致,责任完全在于西方制裁。

由于制裁,“北溪-1”管道的部件无法在获得法律保障的情况下维修及运输。佩斯科夫强调,俄罗斯拒绝西方把“断气”的责任推给俄罗斯,西方“才应该为事态发展到当下局面负责”。

在9月4日,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也公开表示过相同观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则在9月2日指出,由于发现多处设备故障,“北溪-1”天然气管道将完全停止输气,直至故障排除。

这条“北溪-1”天然气管道于2011年建成,东起俄罗斯维堡,经由波罗的海海底通往德国,是俄罗斯对欧洲主要输气管道。

当被问及如果制裁放松后,是否会恢复供应天然气时,佩斯科夫回应道:“肯定会”。

昨天栏目报道了加拿大发生的一起“令人心碎的袭击事件”。两名嫌疑人在人群中持刀伤人,造成10死、15伤。今天受伤人数已经升为18人。经警察持续追捕调查,发现一名嫌疑人已经死亡,另一名仍在逃。

据CNN报道,这两名嫌疑人是兄弟俩。警方发现,31岁的哥哥达米恩·桑德森死在案发地之一的詹姆斯·史密斯·克里原住民居住区的一片草地上。

在皇家加拿大骑警助理专员朗达·布莱克莫尔看来,哥哥达米恩身上有伤,但应该不是自己造成的。此外,布莱克莫尔认为,弟弟迈尔斯可能也受伤了,他或将去寻求医疗救助。“不过就算他受伤了,也不代表他没有危险性。”

据介绍,弟弟迈尔斯有前科,涉及人身和财产犯罪。布莱克莫尔说,如果有人的看到他,不要接近。目前,迈尔斯将被控一级谋杀、谋杀未遂以及强闯民宅等数项罪名。

根据警方最新通报,如果迈尔斯确实受伤,包括嫌犯在内,本次系列持刀袭击事件已经造成11人死亡,19人受伤。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昨天表示:“可悲的是,在过去的几年里,这样的悲剧在加拿大已经变得司空见惯。”

连日来,巴基斯坦遭遇了史无前例最大洪水。据BBC报道,巴基斯坦当局在进行最后排水行动失败后,正努力控制其境内最大淡水湖曼查尔湖决堤。

经过数日创纪录的季风降雨后,位于信德省东南部曼查尔湖的水位已升至“危险”高位。官员们警告周边地区将发生更多洪水,并敦促村民撤离。

水势的蔓延使政府当局不得不在堤岸上进行切割和引流,防止溢出的水淹没人口稠密地区。就在周日,工程师切入曼查尔湖两侧的堤坝,试图释放洪水,使西湾市和附近的几个村庄免受洪水的破坏,自6月中旬以来,洪水已经损坏了该地160万所房屋。

经过多日救援,旁遮普省、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和俾路支省的洪水均在消退,但信德省各地的局势仍令人担忧。

洪水不退,信德省当地居民面临着疾病威胁。卫生部长佩丘霍对媒体表示,该省已报告超过13.4万例腹泻病例和4.4万例疟疾病例。此外,灾民还报告了超10万起皮肤相关疾病,以及101起蛇咬伤和500起狗咬伤。

今年5月,半岛电视台知名女记者阿克利赫在巴以冲突中遭枪击身亡。目击者指认是以色列军队行凶,以色列总理贝内特则表示,或是巴勒斯坦人开的枪,要求与巴方展开联合调查。

经过数月调查,CNN消息称,以色列国防军在一份声明中指出:“目前,仍无法确定杀死阿克利赫的子弹来源。有可能是以色列国防军的士兵在向被认为是巴勒斯坦武装分子的嫌疑人开火,意外击中了阿克利赫。”

从现场拍摄的两段视频来看,阿克利赫死前的那一刻,附近没有任何战斗的痕迹,也没有出现巴勒斯坦武装分子。而以色列国防军官员则表示,以色列军方认为她附近存在武装分子,可能距离她不到1米,但他并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只是表示以军士兵没有打算伤害记者。

“当士兵做出射击决定,只是一瞬间的事儿。他无意伤害半岛电视台记者。”这名官员表示,“我们都很抱歉,但他不是故意这样做的。”目前,以色列军方并不打算对任何涉案士兵提起刑事指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